爱国是国家与个人的契约 爱国是让国家变得可爱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(2008-05-07)

 

文章来源:新快报  更新时间:2008-4-18 9:36:15

昨天新快报报道,在国内已有数百万网民在QQMSN等网络聊天工具上以红心配“CHI-NA”签名,表达自己的爱国情和对奥运的支持。
    
一时间全国山河一片红

而据悉,连北美华人网上都有华人称国内的朋友让他们改。在该网,他们正发动更多的海外华人改签名。

  当各种似乎随时都会变为破坏性行为的非理性情绪仍然通过网络、手机、人际接触传染,其可预想的后果让人感到不安时,很多人从现实撤退到网络,从叫喊的抵制变成无声的力量的展示,不能不让人感到欣慰。它标志着理性的回归。

  奥运在国人的心理解读中,它也是一个神圣的图腾。中华民族曾经有过让人自豪的历史,但自近代以来民族尊严无从谈起。这一巨大的心理落差很让人难受,在长期的压抑后,终于借助中国的崛起演变成了普遍的找回尊严的焦虑。

  奥运在北京的举办,恰恰成了中国人找回大国尊严的一种证明。故而,国际上一些人对奥运的抵制,在中国人的心理结构不只是在抵制一场运动会,他们是在抵制中国人获得大国国民的自我价值感。在心理上,这种抵制会迅速与当年西方强加给中国的耻辱联系在一起。

  这就是爱国热情无法容忍不同的声音,轻易就要抵制这抵制那的真相。它们都是心理的产物,受不同于理性逻辑的心理逻辑支配。前者能够清醒地面对世界,而后者在无意识状态下,让人只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世界,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,人们只想追求自己的心理生存。希望抵制奥运和支持奥运的人,都看到这一点。

  人类常常忘记自己是在用头脑(理性逻辑)思考还是只受自己的心理逻辑驱动。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。在爱国上,我们需要,可是,在怎样爱国上,在表达爱国上,我们需要的是大脑,是能应对复杂局面的理性。不能让心理逻辑任意支配我们,使我们的理性消失,陷入非理性的迷狂状态。

  中华民族不是一个只活在自己的心理世界里的民族。在怎样爱国成为一个问题的这个时代,我们需要思考的太多,任由情绪驱动去爱国只会带来冷静下来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后果。

  一个国家构成了一个政治-社会共同体,它必须承诺尊重每个人的权利。也就是说,它不仅是心理共同体,更重要的是权利共同体、利益共同体。因此,爱国包括两个方面,一是对内捍卫每一个人的权利,二是对外捍卫国家尊严,这两者是紧密联系的。

  故而,如果我们真的爱国,就要问一下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是否是别人所强加的,是否只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;我们的行为是不是只受心理驱动,是不是和平地展示了一个民族、国家的力量,是否会反过来伤害到我们自己;我们抵制这抵制那,在运用自己的自由时是否尊重了他人的自由。而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是否做了追求政治正义,捍卫人的权利,从而让国家变得可爱的事。

  如果不是这样,越用不受理性支配的行为表达爱国,越能让我们的国家变得不可爱。作者:石勇

 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